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leftist | 22nd Aug 2005, 11:21 AM | 社會主義 | (623 Reads)
最 近格瓦拉隨梁國雄一起人氣急升,梁國雄的「激進」形象,吸引了不少反共青年,而當這些青年赫然發現哲古華拉原來是他們最討厭的「共匪」,而且這個「共匪」 還非常崇拜「匪首」毛澤東,他們登時就慌亂起來,指出切.格瓦拉(港譯哲古華拉)支持毛澤東,支持文革,因而斷定他是「壞人」,心想道梁國雄這麼支持「民 主」,怎會把格瓦拉看成偶像呢?於是他們繼續幻想長毛一定是一時胡塗,希望長毛回頭是岸,早日回歸「民主」大本營。

看來,梁國雄的支持者還不了解梁國雄。


長毛夠不夠格當思主義者,這裡先不爭論。今天只談格瓦拉、毛澤東和文革。某位學者指出,格瓦拉是文革的支持者,我們這裡無從判斷,因為格瓦拉死時是1967年10月,那時文革才開始了一年多,遠在玻利維亞的格瓦拉是否能準確地為當時的文革定性,確是很值得懷疑。

但可以肯定的是,格瓦拉對毛澤東有一定的認識和研究,特別是毛澤東的游擊戰術和軍事理論。毛澤東著作《論持久戰》格瓦拉也曾看過,格瓦拉往後的游擊戰軍事 理論,也許參考過中國革命的經驗。不過,格瓦拉對毛澤東思想最有興趣的,似乎還是毛澤東所鼓吹發揚人的能動性,以及共產主義的犧牲精神,他曾經盛讚中國革 命,認為蘇聯人不懂得的這種精神,中國人懂得。

在文革被妖魔化下的今天,贊成文革和毛澤東思想,會被看成是「神經病」。但其實毛澤東思想、文革在當年並不是負面的東西,整個60年代,西方資本主義世界 都充滿著反建制的浪潮,在法國、美國、日本,你都會看到學生參考紅衛兵般佔領學校,甚至不惜進行武裝鬥爭。毛澤東挑戰美帝蘇修,敢於發動群眾向當時以劉少 奇為核心中共官僚層鬥爭,這些舉動都令到歐美不少進步學生趨之若鶩,毛澤東當時就如現在的格瓦拉般,是世界革命的偶像,而文革被看成是世界革命的一個新嘗 試。

人們對文革失望是1971年林彪事件以後的事,毛澤東被妖魔化是鄧小平上台後的事,在80-90年代,攻擊得文革最厲害的,正正是「改革開放」下的中國。 文革被攻擊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顯然是80年代當權派都曾在文革中被打倒,為了証明自己上台的合理性以及方便推動走資路線,他們只能全盤否定文革。


盡管官方和西方全盤否定,但在民間仍有不少民眾對文革和毛澤東存有好感,特別當「改革開放」貧富問題越嚴重,人們便會特別懷念毛澤東和文革,畢竟在毛澤東 時代,不會有失業問題,不會有有病無醫的問題,不會有房屋被強行遷拆的問題,也不會有像現在般嚴重的貪污。而且在文革時期人民可以建立自己的組織,有大紙 報的權利,這些權利都被鄧小平在1982年取消。所以下崗工人特別懷念毛澤東,最近東北下崗工人都是拉著毛澤東的像進行示威,在貧窮省份河南,毛誕時群眾 自發到毛像進行紀念活動(卻被公安驅散),甚至八九年,工人也是拉著毛澤東像出來抗議。

這說明甚麼,很多經歷過文革時代的群眾、工人,並不覺得那是很壞的東西。當然,一些文革被挨過鬥的「知識份子」,會極力把文革描黑,甚至傾向於把問題歸結 於毛澤東,為甚麼呢?無他,因為被鬥者,他們自己都很有可能鬥過別人,例如:被鬥死的劉少奇,他也在50-60年代鬥過別人。為了掩護自己見不得光的歷 史,總要找一個人出來做替死鬼,其中最方便的做法就是說自己被毛澤東「誤導」,所有都是「毛魔」的錯...

其實毛澤東做的,只不過是把鬥人的特權下放到包括黑五類在內的所有人民。這種做法是否正確,被鬥者和鬥人者可能有完全不同的演譯,但可以確定的是在四大自 由(大鳴、大放、大字報、大批判)等權利方面,大家是平等的(而且是寫進憲法的)。而毛澤東所說的「鬥」,是有理有節的鬥,是鬥、批、改(或走),鬥人的 目的是要讓人改正(改不到就由他走自己的路),而不是大家所想的把人鬥死,毛澤東曾多次公開反對武鬥殺人,殺人者要追究罪行。

我們常聽到,文革時中國經濟大幅下跌,但如果我們看看統計數據,便會發現文革期間,中國經濟依然大幅增長,氫彈、人造衛星、導彈等等都是文革時做出來,我們常說,上山下鄉使很多人沒機會讀書,但事實是中國識字率大幅上升,赤腳醫生創造了最基本的醫療保障。

總會有人把個別例子放大,但人民的感情卻是真實的。正如一位下崗工人所說:「文革的確是錯誤,最錯就是沒有把鄧小平這走資派鬥死!」

世界並非非黑即白,反共份子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其實經不了多少事實的考驗。遺憾的,有些曾自稱共產主義的立法會議員(不獨是梁某),始終沒有向自己那些反共支持者說清事實。我們要問:共產主義者怎能放棄革命的歷史?!

忘記歷史就意味著背叛!

2004-10-22

此文同時轉送:
http://hkcommunist.org
http://longhair.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