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leftist | 7th Sep 2005, 07:01 AM | 無產階級 | (421 Reads)
2005-9-9 紅草、革命萬歲 倡議
首先是全中國左派,聯合起來!

(1)這個活動的意義:
這個行動無論成敗,都具有豐富的教育意義,這個教育意義與我們的共同聯署造勢的規模是成正比的。我們將認識到,如果工人不爭取民主權利並在此基礎上團結起來與資本力量斗爭,如果工人僅局限于個人報復式的斗爭(盡管是正義的),將是沒有出路的。

(2)我們需要聯署真名來推動這個活動!聯署後,我們將把公開信及附件分別寄到全國人大常委、國務院、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
我們現在就公開征集簽名,我和革命萬歲首先署名。再強調一次,對于覺悟分子來說,這次行動的意義不在于成敗,而在于活動本身的網絡輿論影響以及啟迪教育更多的人。希望大家積極參與!希望大家積極轉載公開信,發揮影響。
但為了方便、安全,請把你們的信息按以下方括號中類似的格式寄到trotsky193893@yahoo.com.cn
[貴州大學法學院學生 覃嘉明 身份證號:450204198504160611]

(3)公開信及附件:

全國人大常委、國務院、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

近日關于王斌余案問題,輿論沸沸揚揚,社會各界反映強烈,槍下留人之呼聲不絕。2005年6月29日,宁夏石嘴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王斌余死刑,但由于此案的突出性、典型性、集中性,我們認為宁夏石嘴山市中級人民法院有必要站在更高的角度重新考慮整個問題。我們的呼吁如下:

1、王斌余案不是特殊的個案,而是相當普遍的社會問題之中的極端例子。王斌余案作為一個十分集中的問題,有著深刻的社會根源:一方面在于資本的超額剝削(拖欠工資)和地方官僚機構的冷漠無情,另一方面在于工人缺乏團結起來的抗爭方式,這種缺乏的根源在于工人沒有政治權利與工人自身的覺悟水平低。資本的超額剝削(拖欠工資)的問題在中國已經極其嚴重,已經嚴重威脅了工人的最基本生存,近幾年來党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這一問題,對地方勞動部門的作風和機構進行了整頓,並追回了不少拖欠工資。但是這一解決方式是表面而有限的。近幾年,各地工人為生存而進行的斗爭風起云涌,這是全社會群眾都看得到的。要真正解決問題,只有賦予工人以民主權利,作為工人階級主力的農民工當然應該享有民主權利。因此,我們強烈要求:工人要有自發組建維權工會的權利,要求工人有和平游行和和平集會的權利;否則,日後很可能還會有千千萬萬個王斌余被逼到社會死角,將對中國社會的安穩、對和諧社會的構建形成巨大威脅,社會後果將不堪設想。

2、我們強烈要求法院將死刑改判為死緩。理由如下:
(1)根據媒體的報道和王斌余的自述:在案發前,王斌余及其弟曾被陳某等5人毒打,生命安全受到了極大的威脅,如果不及時中止陳某等人的行為,王斌余很可能被毒打致殘或致死,因此,王斌余的行為應屬防衛過當。在此之前,王斌余的生存和心理也面臨危機:因為追討工資,被污蔑偷竊建材,長期受陳某(包工頭)的污蔑,老父重傷在家,亟待他的工資救急,家中還有妻兒,都依賴王斌余的勞動所得,在此情況下,王斌余的生理和心理承受力都到了極限。
(2)王斌余根本不存在主觀惡意和人身危險性,他只是一個善良淳朴的工人。王斌余出生在甘肅困難農民家庭,小時候他邊上學還邊干農活,在家里要做飯、照顧弟弟,小學四年級時他就輟學在家。17歲他開始到城市打工,卻在資本家的克扣下艱辛地生活,不斷地痛苦掙扎,備受權勢的欺侮。石嘴山市第一看守所第二管教中隊中隊長王佐宏接受采訪時說,當時聽到王斌余的案件時,以為他是一個凶神惡煞的人,後來通過跟蹤觀察,發現他很淳朴、善良。王斌余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質朴地說:“我的願望很簡單,讓我父親、爺爺、奶奶過得好一點,他們苦了一輩子。我希望周圍人都要有一顆善良的心,不要瞧不起我們農民工。我希望人和人之間都很友好,都能夠互幫互助。我希望社會能夠更多地關注我們農民工”。在這個對于農民工這樣的一個十分特殊的事實上的弱勢群體而言,我們強烈要求按照罪刑均衡原則,即主張行為應與其行為的可予刑罰譴責性相適應;犯罪的性質,從其惡性程度上講,不能光看行為後果,還在于行為人的主觀惡性和人身危險性的大小,即行為應受刑罰譴責度的大小。由王斌余案來看,王斌余雖殺了人,但是其根本沒有主觀惡性,且只要法律對他的基本權利給予保障,他就決無人身危險性。因而我們一致認為並要求:王斌余的行為受刑罰譴責度並不大,而應免除死刑。
(3)案發後,王斌余到公安局主動自首。應依法酌情量刑。
[附件: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 楊忠民文章:《以“死緩”替代“死刑立即執行”》]

3、王斌余案中,當地相關部門和資方負有相當大的責任,並導致了王斌余忍無可忍殺人,負有相當的過錯,是導致本案發生的原因之一。
根據媒體的報到,王斌余曾找過當地法院,法院說受理案子要3到6個月,讓找勞動部門,勞動部門給陳某(資方老板)打電話說他違反勞動法,但卻沒有對陳某執行任何處罰,而僅讓王斌余繼續獨自己追討工資。
王斌余僅僅是追索勞動報酬,被陳某糾集一群人毒打,人身安全受到了極大的侵害,並導致了王斌余的反抗。
對于拖欠工資的行為,中央曾三令五申嚴懲。但當地法院卻以受理時間過長扯皮推諉,把皮球踢給勞動部門。王斌余老父修房子被砸斷了腿,急需醫療費,以王斌余的經濟情況,亦無力承擔耗時日久的官司—這意味著生活、住宿和相關的支持將可能大于官司打贏後的所得。而勞動部門僅僅告訴陳某違法,卻並未對已構成違法行為的陳某進行任何強制性處罰。
所以,當地相關部門和陳某的過錯是導致王斌余忍無可忍殺人的直接原因之一,應依法承擔部分責任。

因此,我們希望全國人大常委和最高人民法院對這一重大案件高瞻遠矚,明察秋毫,對宁夏石嘴山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判決予以必要的糾正。

此致
敬禮

聯署者:
四川宜賓公民 黃枷鑫 身份證號:511523198209070616
貴州大學法學院學生 覃嘉明 身份證號:450204198504160611


二OO五年九月九日
————————————————
附件:

來自《南方周末》

以“死緩”替代“死刑立即執行”  
——探究中國走向廢除死刑的可行之道

  楊忠民(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

  從數千年刑罰日趨人道化的演變歷程來看,徹底廢除死刑幾乎可以說是一個歷史的必然。但是,只有當社會的物質和精神文明發展到相當的程度,社會治安穩定于一個良性狀態下,並且“以命抵命”、“以暴制暴”等各種報應觀念從社會心理中淡出之時,在一個具體的國度內才可能徹底廢除死刑。顯然,我國目前還不具備這些條件。但創造最終廢除死刑的必要條件,仍然是我們的努力方向。在我看來,以死緩全面替代死刑立即執行,應是可選擇的一條通向徹底廢除死刑的合適路徑。

  所謂以死緩全面替代死刑立即執行,即對于罪行極其嚴重而應當判處死刑的犯罪分子,一律應當(而不是“可以”)首先選擇適用死緩。如果犯罪分子在死刑緩期執行期間未再犯嚴重的故意犯罪(指應當實際判處3年以上有期徒刑的故意犯罪),則在期限屆滿時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反之,則在經過嚴格程序之後對犯罪分子執行死刑。

  作為我國獨創的刑罰執行制度,死緩在數十年中已經對于貫徹少殺、慎殺的刑事政策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而以其全面替代死刑立即執行則有著更為積極的意義。

  眾所周知,死緩對于少殺的作用,是通過對死刑的實際執行存而待用來實現的。然而,長期以來,死緩在刑罰的設定中,不僅並非首選的死刑執行制度,即使對于“不是必須立即執行”死刑的犯罪分子也只是“可以”適用,而不是“應當”適用,這顯然弱化了死緩對于少殺的積極作用。倘若對于罪該判處死刑的犯罪分子一律首先選擇適用死緩,那麼,實際執行死刑的絕對數量將大幅降低。

  慎殺涉及的是實際執行死刑的標准問題。從現行刑法來看,判處死緩與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的區分標准,在于是否“必須立即執行”。而所謂“必須立即執行”,顯然極為抽象和模糊。雖然有關司法實務部門就“必須立即執行”總結了一些經驗,但也無法從根本上改變這一標准的抽象性和模糊性,還極易造成全國的不統一,這對于攸關人之生死的大事來說,無疑是極為不當的。而在死緩全面替代死刑立即執行的設置下,對犯罪分子是否實際執行死刑的標准就不僅十分清晰,而且具有可操作性。

  對犯罪分子直接判處死刑立即執行,不給予其任何自新的機會,這一點早為諸多學者所詬病。如果我們摒棄了單純為報應而執行死刑或為平民憤而執行死刑這樣的觀念,那麼,對于直接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給出的一個似乎合理的解釋,就只能是“犯罪分子罪大惡極,不堪改造,必須從肉體上予以消滅”。然而從正常的邏輯來看,“不堪改造”的結論,必須在經過一定時間的改造之後才能得出。任何一個人在被改造之前,無不存在著改造的可能性——即使如曾經出賣祖國和民族的偽滿兒皇帝,不也可以在新中國的監獄里改造成自食其力的新人嗎?因此,以死緩全面替代死刑立即執行,給予任何犯有嚴重罪行的人一次重新做人的機會,才能在保留死刑的前提下,為實際執行死刑提供一個相對合理的解釋。

  以死緩全面替代死刑立即執行,對于防止錯殺、冤殺更有積極作用。近年來,云南杜培武案,遼宁李化偉案,海南黃亞全、黃聖育案以及甘肅楊文禮、楊黎明、張文靜案,都屬于觸目驚心的重大冤案,而當事人得以“刀下余生”,一個顯然的原因就是死緩。盡管我們有理由對有關司法部門造成如此嚴重的冤案提出各種指責,卻無不對其“留有余地”的最終選擇予以充分肯定!這給予人們的一個深刻啟示是:可以靠某種機制最大限度地防止錯殺、冤殺。而在我看來,這種最現實、最有效的機制就是以死緩全面替代死刑立即執行。

  或許有人擔憂,如此的制度設計將會導致死刑的空置,乃至使死刑喪失了威懾力。其實不然,這一制度設計是以保留實際執行死刑為前提的。這決定了死刑不會空置和死刑威懾力不會喪失。我們不應當把死刑的威懾力等同于死刑實際執行的數量——在某種情形下,實際執行的數量越多,只能意味著威懾力的減弱。因此,在以死緩全面替代死刑立即執行的條件下,死刑實際執行數量的減少,恰恰表明了死刑威懾力的存在和強大。倘若真有一天死刑實際執行出現空置,存而基本不用,那也就意味著我們距離徹底廢除死刑的時日越來越近了。

----------------

轉載自工農天地:http://www.gongnong.org/bbs/list.php?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