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leftist | 10th Sep 2005, 07:24 AM | 無產階級 | (393 Reads)
如此慘事,請各位盡量轉發開去,救救這個貧苦孩子!
新華視點:死囚王斌余的道白

新華網銀川9月4日電(記者孟昭麗、劉佳婧、劉曉莉)王斌余,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工,帶著改變貧窮生活的美好憧憬,17歲開始到城市打工,卻在艱辛的生活中不斷地痛苦掙扎,備受欺侮。數次討要工錢無果,他憤怒之下連殺4人,重傷1人,後到當地公安局投案自首。


6月29日,宁夏石嘴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王斌余死刑。

8月19日和26日,記者先後兩次到石嘴山市第一看守所,與王斌余對話了10個多小時。在取得信任的基礎上,王斌余向記者坦露他的內心世界。

憧憬

我出生在甘肅省一個小山村,常年干旱家里收成不好。我6歲時媽媽就去世了,家里生活困難,一家3口人擠在一個大炕上。這幾年用打工的錢,才在土房邊蓋了幾間磚房,可是因為錢不夠,新房的門窗到現在還沒裝上。

小時候因為家里窮,我邊上學還邊干農活,在家里要做飯、照顧弟弟,小學四年級時我就輟學在家。

我一直想讓弟弟上學,可我爸說他自己不識字不也活得好好的,更何況家里沒有錢。弟弟二年級也輟學了。

在家里,我覺得自己就像被關在籠子里的貓一樣,總想逃出去看看。出來打工是為了掙錢,改變命運,為自己爭口氣。

(旁白:28日下午,在看守所,記者見到了王斌余60多歲的老父親王立定。老人一瘸一拐地走了進來,肩上用木棒挑著一個沾滿塵土的紅布袋,布袋里給兒子裝 了幾件秋衣和幾個青苹果。老人是奔波了上千公里路來看兒子的。他告訴記者,兒子很不容易,從小生活不如別人,在家又做飯又洗衣,大了又到外面打工。村里人 不出去打工就沒法生存!兒子一時糊涂犯了事,我不識字,可我知道應該按國法處理。)

掙扎

“經村里熟人介紹,我17歲就開始到甘肅天水市打工。隨後幾年又到了甘肅蘭州、宁夏中衛、銀川、石嘴山、中宁等地,在建築行業打工,也曾蹬過三輪車。

剛開始在天水市干建築活,一天工資11.5元,扣除4元伙食費,最後可以拿7.5元。隨後,我14歲的弟弟也到這里來干活了,他一天拿5元。我們吃的是土豆、白菜加面,啥菜便宜就買啥,住在用木板支起來的大通鋪上,幾十個人擠一間。

有一年春天,我在2米多高的地方打鋼筋,掉到了下面7米多深的井里,都是稀泥巴,差點淹死。後來大家把我拉上去了,我總算逃過一死,卻大病一場。老板不給我看病,只給了幾片感冒藥。

2003年8月起,我一直跟著包工頭陳某干活,他攬的都是又髒又累又危險的活。在石嘴山一家電廠做保溫工時,一天27元。保溫用的玻璃纖維扎得人渾身起紅疙瘩,我們忍受不了,老板就罵我偷懶。


吳華是工地的負責人。他經常平白無故地拿我們出氣。他讓我偷工地上的東西,我不干,他就打我,罵我。我們平常從早上7點干到晚上7點,有時候到晚上八九點才下班,只要天亮著就干活。

我們工資一般都是年底結算,平時我們用錢只能找他借。可即使結算清了工錢,仍要扣300元的滯保金。今年老板給我們說晚上加班就給多加8塊1毛錢,但最後發工資的時候他們能賴掉就賴掉了。

去年我們簽了勞動合同,合同上寫了交醫療保險。結果有病根本拿不到,我胃病花了1000多元還是自己掏的。出了工傷他們根本不負責任,工地上一個小伙子腿被砸了還干活呢,後來干不下去只好回家了。

(旁白:宁夏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農民工問題專家李祿勝說:農民工是弱勢群體,他們的合法權利經常受到侵犯。究其原因,農民工有80%是自發打 工,他們沒有技能,沒有文化,只能從事簡單的手工勞動和體力活,沒有競爭力。同時,他們缺乏生活常識、法律常識、城市勞動常識,也沒有任何的法律援助。)

反抗

今年5月份,父親因為去年修房子腿被砸斷一直沒治好,家里急需用錢,再加上我身體一直不好,實在不想繼續干下去了,就想要回今年掙的5000多元錢。可老板卻只給50元。

我氣不過,就去找勞動部門,他們建議我到法院。法院說受理案子要3到6個月,時間太長,讓我找勞動部門。勞動部門負責人立即給陳某打電話,說他違反《勞動法》。陳某卻誣賴我看工地時偷了鋁皮,不給我工錢,可我並沒有偷。

5月11日,經勞動部門調解,包工頭吳新國向勞動部門承諾5天內給我算清工資。誰知回到工地,吳華把我們宿舍的鑰匙要走了,不讓我們在工地上住。晚上,我 和弟弟身上沒錢,可住店一天最少要10塊錢,我們就到吳新國家要點生活費。吳新國一直不開門,住在旁邊的蘇文才、蘇志剛、蘇香蘭、吳華還有吳新國的老婆過 來讓我們走。吳華罵我像條狗,用拳頭打我的頭,還用腳踢我,蘇文才、蘇志剛也一起打我和弟弟。我當時實在忍受不了,我受夠了他們的氣,就拿刀連捅了5個 人。我當時十分害怕,就跑了,到河邊洗干淨血蹟,就去公安局自首了。 

(旁白:石嘴山市第一看守所第二管教中隊中隊長王佐宏:當時聽到王斌余的案件時,以為他是一個凶神惡煞的人,後來通過跟蹤觀察,發現他很淳朴、善良。由于從小生活的環境沒有多少溫暖,在社會上遭到種種白眼、欺侮,多次討要不到工錢,產生了報復心理。)

反思

下午見到了我爸,他已經瘦成那樣了,見到父親後我覺得很後悔,當時也是一時衝動。我做了傻事,法律要追究責任。我評價自己是不忠不孝。

說起來我也是壞人,不應該把別人弄死了,我也不想發生這樣的事情。這件事情,對于雙方的父母都是傷害。

我也沒有多少時間了。我爸說了,很支持記者的采訪。你們采訪我,文章發出來,可以讓更多的人關注我們農民工。領導到下面來,只看表面大樓好著呢, 我們在牆上施工,一不小心就摔死了,你知道修大樓多少民工死了?我知道有保護我們農民工的政策,但下面人不執行,我們的權利還是得不到保障。

我的願望很簡單,讓我父親、爺爺、奶奶過得好一點,他們苦了一輩子。我希望周圍人都要有一顆善良的心,不要瞧不起我們農民工。我希望人和人之間都很友好,都能夠互幫互助。我希望社會能夠更多地關注我們農民工。

(旁白:宁夏宁人律師事務所律師張博銘:近年來,國家越來越關注農民和農村問題,農民工也要懂得用法律武器來維護自身權益。但同時,國家要進一步 采取措施切實保障農民工的各項權利。農民工是城市的建設者,只有切實保護他們的權益才能保證社會的穩定,不要讓他們流汗後再流淚!)(完)

----------
跟進:
致全體左翼及進步人士:請聯署支持關于重審王斌余案的公開信


[1]

那裡有壓迫,那裡有反抗,支持緩刑!


[引用] | 作者 STR | 10th Sep 2005 08:19 AM | [舉報垃圾留言]